打到假的瘦脸针是什么反应,如果打了假的瘦脸针会什么时候出现问题

2017年上半年,高雅丹开始学习美容,主要内容是给客人注射玻尿酸、瘦脸针等。

同年7月,高雅丹开了一家小型美容工作室,说是工作室,其实老板、员工都只有她一人,且无任何资质,除了销售产品,她也为顾客注射这些美容产品。

在得知同行的非法工作室被依法取缔后,为逃避监管,高雅丹在半年内三次更换工作室地点。

多年前,高雅丹曾与一个微信名为“凌坤”的人在酒吧有过一面之缘,两人互加微信后再未谋面。

2017年的一天,高雅丹无意中翻到“凌坤”的微信朋友圈,发现他正在朋友圈里推广肉毒素等美容产品,且价格非常低廉,于是,她主动联系了“凌坤”,申请成为他的下线。

2018年4月,有客户发现高雅丹所售产品既无批准文号也无中文标识,而后投诉案发。案发后,高雅丹才知道“凌坤”的本名叫邹禹平。夫妻联手售假药牟利

图片来自于网络,与正文无关

邹禹平原是一家医美整形机构的产品营销员,他的妻子向慧也在这家医美机构从事销售代理,两人深知医美产品行业利润空间巨大。

2016年开始,二人分别从微信群里找购药上线,以比医美机构更低的进货价格从他们手中购进肉毒素、溶脂针、玻尿酸及减肥药等无批准文号药品,再通过微信朋友圈招揽下线。

2017年,邹禹平投资入股了一家医疗美容公司并负责业绩。

有时客户急用,邹禹平也会从向慧手中拿药应急,有时向慧也会带上有注射需要的客户去邹禹平投资的医美机构进行注射,这样一来,既卖了产品又帮助邹禹平做了业绩。

据查,邹禹平从向慧手中拿了8万余元的药品对外销售。

邹禹平的上线邝平,负责进购无批准文号药品并在朋友圈宣传推广,其姐夫卜启华则负责收发药品事宜。为逃避打击,卜启华用虚假身份、虚假地址把产品邮寄给邹禹平。

加上高雅丹,邹禹平还发展了王梓宇、周胜华等共计7名假药销售下线。从2016年至2018年4月案发,邹禹平按产品赚取6%至40%不等的利润,两年内销售金额达40余万元。凑够4人开钟点房为客户注射使用

图片来自于网络,与正文无关

“最新到货:BOTUAX(白毒)、MEDITOXIN(粉毒)、VEUNS SLIM(小脸针),欢迎大家咨询。”过去十年间,王梓宇频繁注射美容针剂,渐渐结识了美容机构的一些医生。

2016年,王梓宇充当中间人的角色联系顾客和医生,由医生提供药品,在医院外给顾客整形。

到2017年下半年,经朋友介绍,王梓宇成为邹禹平的下线,一共从邹禹平处购进各类整容药品8万余元。

有了自己的进货渠道,他的盈利空间更大,只需支付开房费用和医生注射费,注射一次即可赚取2000元的利润。

通过在朋友圈发布揽客消息等待顾客上门咨询,凑足4人,王梓宇就会把时间、地点告诉客户并联系美容机构的医生,注射地点就是酒店的钟点房。美容机构以促销和捆绑赠送的形式给顾客使用

图片来自于网络,与正文无关

“这些产品都给我的老顾客或者消费比较多的顾客用,因为顾客都觉得捡个便宜。”周胜华是一家医美公司负责人。

为保证顾客的回流率,周胜华明知邹禹平处的药品来源不明,还购进“粉毒”、保妥适和溶解酶等产品,以促销和捆绑赠送的形式给顾客使用。

邹禹平的产品售价远低于市面正品进价,拿保妥适来说,邹禹平的售价是每支1300元,而正品的市面进价是2400元左右。

两人之间的交易往来也从不走公司账目,邹禹平还嘱咐周胜华要及时删除微信转账记录。

案发前有顾客向该美容机构反映,使用效果并不明显。经查,12名被告人所销售、使用的产品皆无中文标识、批准文号等,经长沙市食药监局认定,从上述被告人处查获的肉毒素、玻尿酸等医美产品均系假药以及不符合行业标准的医疗器械,从邹禹平处扣押的减肥产品中还检测出“西布曲明”成分。

承办检察官介绍,根据我国相关法律规定,国务院药品监督管理部门规定禁止使用的药品,以及依法必须批准而未经批准进口即销售的药品按假药论。

该案中,邹禹平等人对外销售未经批准的药品,并擅自给消费者使用、注射,给消费者带来极大健康隐患,且“西布曲明”因为有增加心脏病、高血压、糖尿病等疾病风险,我国食药监局已于2010年宣布国内停止生产、销售和使用西布曲明制剂和原料药。

近日,法院对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检察院提起公诉的这起12人销售假医疗美容药品案件作出一审判决,法院以销售假药罪判处被告人邹禹平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80万元,根据犯罪情节轻重,对其余11名被告人作出有罪判决。

你对这个案子有什么看法?

欢迎留言互动。

来源:检察日报微信公众号

推荐阅读:

本文内容来源互联网或网友投稿,如果有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点击网站底部获取联系方式,本站第一时间处理,本文地址:https://www.luobo123.com/207987.html

(0)
上一篇 2022年9月1日 上午11:12
下一篇 2022年9月1日 上午11:15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