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身边做主播的人后来怎么样了(年轻人当主播好吗)

跑去当主播的年轻人,过得怎么样?

当主播可能是另一种生活方式。

当我们还在每天早高峰的时候,因为不懂办公室政治而缩入“社交恐惧”,默默吐槽炒锅里不靠谱的领导和同事——。原来,直播间里有那么多生活在新世界里的年轻人。

跑去当主播的年轻人,过得怎么样?

在忙碌的打工人心中,其实有一种对自由的向往。

根据调查数据,“主播”是95后最向往的新兴职业。去年,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布了一个新的专业“互联网营销人员”,这个庞大的群体正式有了一个“名字”。当主播已经成为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

其实像李佳琪、薇娅这样的顶级主播都是耀眼的,但是淘宝直播房里像你我这样的普通人更多。

他们也有小脾气,小麻烦,小运气和小感情。

生活怎么样?在直播室内,有“凡夫俗子歌曲”上演。

跑去当主播的年轻人,过得怎么样?

薛:

这不仅是一份工作,更是一种生活。

摄像机开着,但还没到直播时间。

薛佳修女在那里发呆,晃来晃去,哼着歌。随意,轻松。

“开播了”,薛佳慢慢走近,还在跟粉丝聊着家常,“我刚吃了一顿饱饭,今天我姐吃了泡面,我吃了香肠,现在我还有点撑”。说完,她真的揉了揉肚子。

生活和工作可以无缝切换。嘉禾贾敏说,他们一直把直播当成自己最喜欢的生活,这不仅仅是一份工作,也是和闺蜜的分享。

跑去当主播的年轻人,过得怎么样?

渐渐地,薛佳贾敏和她的粉丝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融洽。

薛佳和贾敏是两姐妹,直播内容主要是小众设计品牌的时尚。1994年出生的贾敏是一个温柔贴心的姐姐,给人安全感。我妹妹薛佳,1995年出生,活泼可爱,经常能带动气氛。

我姐姐和妹妹从小就在一起,一直在吵架。有时候,他们会在直播间斗嘴,抢漂亮的衣服穿,但粉丝们反而要打架。他们关系很好。和我们聊天时,薛佳感到不确定,请求支持:“姐姐,你这样认为吗?”

“她是说……”贾敏自然接下话。

跑去当主播的年轻人,过得怎么样?

两姐妹一起努力,互相帮助,互相依靠。

小时候在家做衣服,两个人学了十几年舞蹈。学校的封闭训练很辛苦,哭声经常来自舞蹈室。妈妈每个周末都来学校接她。他们只在工作日有彼此。

后来,贾敏当了舞蹈老师,薛佳加入了艺术团,去了春晚。在业余时间,他们仍然喜欢漂亮的衣服,并将成为时尚买家。

分开几年后,杭州的一些机构找到他们,问他们是否想尝试做主播。

我没有想过,但薛佳说,“我想和我妹妹做点什么”,所以两姐妹同意了。

多年的舞蹈生涯使他们在创业过程中更加勤奋。第一次双十一后,姐妹俩痛哭流涕。现在好笑了,当时没那么难,但是他们想把事情做好。

uto”>

  时尚芭莎x淘宝直播《小主播有大能量》系列。

  互相扶持度过起步期,现在佳雪和佳敏已经获得了事业上的小成功。最重要的是,她们和粉丝之间,见证了彼此的生活。

  谈恋爱、结婚、生子,人生各个阶段的事情都陪伴着,有些粉丝还处成了现实中的闺蜜。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佳雪说:

  “大家生活方式不一样,生活的地方也不一样,就是因为一部手机而相识。有时候生活累的时候,打开手机,就能够看见我们,就可以聊聊天说说话。”

  直播间就像一个个的岛屿,把陌生人聚在一起。在这里,佳雪和佳敏把工作融进了日常生活。

  跑去当主播的年轻人,过得怎么样?

  peri小师妹:

  爱上自己,舒服又开心

  佳雪佳敏是因缘巧合当上主播,和她们不一样,@peri小师妹更像是把这份职业,当成一个追寻已久的答案。

  小师妹并不满意自己之前的工作。

  她是一名化妆师,每天就是帮人上妆、补妆,有时候还要扛着化妆箱在外面跑。别人拍婚纱照,她就要几个小时待在那里。

  “那是比较枯燥的”,小师妹说,她性格好动,工作“更喜欢有激情一点”。

  所以,她在网上无意中看到直播,一下子就被打动了。那个主播在反复讲解,一直跟粉丝互动聊天,是她喜欢的氛围。

  跑去当主播的年轻人,过得怎么样?

  内心的热爱,推动小师妹蜕变成长。

  从化妆师,到美妆主播,小师妹一直在尝试,去找最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她天生就爱美,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就偷偷学化妆。刚开始,就是买街上的便宜化妆品,比如十几块钱的眼影盘。

  小师妹还记得,她有次给自己涂了蓝色眼影,还有很红的嘴巴:“奶奶看见了吓一跳,跟我说赶紧擦掉哈哈。”

  皮肤黑、自来卷,童年的小师妹,顶着“爆炸头”被同班同学开玩笑。她早早地就用压岁钱,去把自己的头发拉直,而且特别喜欢欧美风格的女生。

  “她们自信,看起来很舒服,样子很开心”,小师妹会在网上找好看的照片、vlog,自己练习化妆。

  跑去当主播的年轻人,过得怎么样?

  生活中,小师妹也保持着强烈的个人风格。

  现在,小师妹找到了自己的鲜明风格。她每周健身,而且熟悉美妆、护肤,在镜头面前化妆的手法很娴熟。1998年出生的她,显得从容大方,自信又阳光。

  作为美妆主播,小师妹每次都会自己试产品,最多的时候,会试五六十款。本来皮肤敏感的她,现在都练出来了。她跟我们解释得也很专业,选品最看重成分、肤感和效果。

  现在大众的审美观念变得多元,不再只要求女孩子“白瘦幼”,小师妹展现出来的力量美,也受到很多人的喜欢。看她直播的90%都是女生,经常会问她身材怎么保持,有时候还会要求她站起来转一圈,给姐妹们秀秀身材。

  跑去当主播的年轻人,过得怎么样?

  时尚芭莎x淘宝直播《小主播有大能量》系列。

  小师妹说,现在的生活比以前更充实了。她有着100多平米的工作室,最近还考虑换个新的。

  年轻人都想要拥有美好的生活,小师妹认为,理想工作就是去做让自己进步、成长的事情。她说,能够让全国各地的女生跟着她变美,她觉得很有价值。

  “现在没有什么焦虑的,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跑去当主播的年轻人,过得怎么样?

  小小直播间,你我皆凡人

  最新发布的《2021年直播产业人才报告》显示,今年第三季度直播行业的求职人数,同比增加46.69%,平均月薪已经突破万元。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在淘宝直播上创业,尝试找到自身价值,追求更理想的生活。动荡多变的环境之下,无需异地求职,凭借简单的空间和设备,就可以开始工作。主播,不失为一个新的选择。

  没有常规职场的拘谨,年轻人在直播间里,多了点主场风格,可以自行掌握节奏,做一些个性化的表达。

  像佳雪、佳敏和小师妹那样,只要肯努力,小日子可以过得挺滋润。透过镜头,还可以找到一种被人们需要的感觉。

  跑去当主播的年轻人,过得怎么样?

  其实我们都是透过小小的镜头,在一步步实现自己的梦想。

  从社会关系的层面来说,“主播”这一新生事物,也很有意思。

  直播间的核心,始终是人。商品社会,我们有越来越多的选择,或许有时候是太多了。人们为什么需要主播?物件背后,仍然是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和陪伴。

  陌生人社会,心理的社交距离更渴望被拉近,这样才能建构信任的纽带,让我们每一次做决策的时候,不至于慌乱无措。真实的体验,看似琐碎的讨论,给予了我们亲切的温情。

  跑去当主播的年轻人,过得怎么样?

  许多人在淘宝直播间里,找回了熟悉感。

  无数的直播间,是小而美的存在。像淘宝直播这样的平台,是时代的产物。它为无数年轻人创造了未来无数种可能性,既带来事业上的成功,也带来了精彩而温暖的生活——有述说,也有倾听,众生百态,藏于其中。生活无需宏大,幸福要有实在的质感。

  我们每一个,都不过是普通人。

  跑去当主播的年轻人,过得怎么样?

  ✎作者 | 核珍妮

  ✎排版 | 方咏心

  ✎校对 | 杨潮

  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推荐阅读:

本文内容来源互联网或网友投稿,版权归作者所有,另外文章观点仅代表原作者,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有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点击网站底部获取联系方式,本站第一时间处理,本文地址:https://www.luobo123.com/2644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