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成功的案例(从普通“打工人”到百亿富豪,他只用了10年就逆袭成功)

创业成功的案例(从普通“打工人”到百亿富豪,他只用了10年就逆袭成功)从普通“打工人”到百亿富豪的逆袭,需要多久?
泡泡玛特的创始人王宁只用了10年。
12月11日,王宁在香港交易所敲钟,泡泡玛特成功上市。发行时38.5

从普通的“打工者”到亿万富翁的反击需要多久?

POP MART的创始人王宁只用了10年时间。

12月11日,王宁在港交所敲钟,POP MART成功上市。发行时每股38.5港元,开盘时每股77.1港元。按照这个计算,POP MART的市值已经超过1000亿港元。

创始人王宁持有超过50%的股份,对应市值超过500亿港元,这意味着王宁一夜之间晋升为顶级富豪。

他今年33岁。

对于王宁来说,所谓的梦想就是走向终点的疯狂。

从23岁到33岁,十年一梦。十年磨一剑,手是锋利的。

01理想:“我想当一家上市公司的CEO”

1987年,王宁出生在河南的一个普通家庭。

王宁的父母靠经营一家小杂货店谋生,而王宁则从小跟着父母在这家杂货店长大。杂货店的批发零售成为他最深刻的童年记忆,也潜移默化地影响着王宁。

创业的种子已经在王宁的心里发芽了。

上大学的时候,王宁在不断的探索中,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路、升级之路、玩转奇物之路。

从街边小摊卖自制光盘到拥有第一家实体格子店,从单干到和同学成立自己的小团队,再到在校园里做资深创业者。

王宁的大学时光很努力,很鼓舞人心,也很不一样。

然而,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和竞争对手的出现,王宁的创业努力也被打掉了。

在他几次创业的时候,为王宁积累了零售行业的经验,同时也让他感受到了市场更新的速度和竞争的残酷。

他意识到,要想做大市场,就像和人玩游戏,必须有独特的核心竞争模式,否则很快就会被淘汰。

2009年,22岁的王宁大学毕业,带着最初的梦想来到北京。

起初,和大多数毕业生一样,他选择做“兼职”。从教育到地产渠道,从小机构到大平台,一年过去了,王宁还是抑制不住想要创业的心。

江湖上也流传着一个传说。当老板问王宁的梦想是什么时,王宁直言:“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做一家上市公司的CEO。”

王宁的坦诚不仅没有得到老板的赏识,还被老板嘲讽他不是CEO的料。于是,并不乐观的王宁选择了离开去创业。

对王宁来说,年轻就是敢折腾。如果有约会,先试着打三杆。

02现实:什么是“泡泡玛特”?

如果说大学创业只是王宁的一场小战斗,那么这次创业就是王宁人生的一次重大选择。

一开始,王宁只是决定做一个零售行业,没有考虑卖什么,用什么模式。

直到一次偶然的机会,王宁在香港购物时,看到一家名为“LOG-ON”的新潮小店吸引了不少年轻女孩买单,生性敏感的王宁嗅到了一丝商机。

经过调查,王宁确定这正是他想做的商业模式:新潮超市。

找到方向的王宁走在前面,带着一起开格子店的同学组成了年轻的创业团队,成立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POP MART。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当时王宁的团队没有资源和本金,只有一颗不服输的心。

店铺的位置从一个团队出来到另一个团队,设计和装修都是团队一点点安排的,店长和店员的招聘也是煞费苦心。

经过半年的努力,2010年11月,第一家POP MART在北京欧美汇商场开业,王宁的梦想正式起航。今年他23岁。

那段时间很艰难,因为资金短缺,很快店长就带着店员集体选择了离开公司。

为了筹集资金,王宁另辟蹊径成立了淘宝。但是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收入。就这样,从东到西的市场开放之路,让团队创始人对自己的前景感到迷茫,他们开始承受,纷纷离开团队。

对于王宁来说,这是他创业的黑暗时刻。他没有钱,没有人,甚至没有出路。

有些人说企业家是

一路走向黑暗是无味的、无意义的、无畏的。王宁还是选择了忠于自己,坚持到底。

03转机:蜕变的潮玩之路

不死的王宁最终会让王宁变得更强。

为了寻求融资,王宁只能用最原始的方法,把创业计划一个个发到风险投资人的邮箱里,包括创业工厂的创始人麦刚。

在与投资人麦刚见面后,王宁谈到了自己的创业方向。麦刚说,他对淘宝不感兴趣,但对POP MART很感兴趣。他愿意投资200万元来支持这个年轻人。

在麦刚的帮助下,POP MART有了转机。王宁曾调侃道:“麦哥,如果我是周杰伦,你就是吴宗宪,就是我的伯乐。”

在后续,王宁几乎遇到了所有的投资人,最终,一切都有了回报。从红杉中国的“救命钱”到启富资本的投资,从黑蚂蚁资本的“平仓”到华兴资本的乐观看法,王宁终于走到了忠实的妻子。

这个过程中的艰辛和焦虑不言而喻,从最初的失望到打动投资者互相帮助。

通过艰难的融资之路,“钱荒”问题暂时得到解决。有了资金,POP MART陆续开了分店。

然而,更大的转折点是娃娃Molly的出现,彻底把POP MART变成了拐点。

一直热衷于市场的王宁,发现有一个名字。

Sonny Angel 的日本IP玩具销售额一直快速增长,这启发了王宁的新思路,他决定寻找属于自己的IP。

通过市场调研后,王宁选择了玩偶Molly,并且远赴香港见了设计师王信明,拿到了Molly的独家授权,用Molly来打开潮玩的小众市场。

2016年,泡泡玛特推出了首款Molly十二星座盲盒,迅速占领了年轻人的潮玩市场,打出了自己的名气。

泡泡玛特靠着盲盒经济成功扭亏为盈,营收更是一路飙涨,王宁个人也终于熬出来头,迎来了事业的春天。

正所谓,所有开挂的人生不过是厚积薄发,时光终不负努力。

04争议:买盲盒是交智商税吗?

2017年9月,泡泡玛特在北京举办了第一届“国际潮流玩具展”。当时,展厅里被人流堵的水泄不通,展厅外排队的队伍长几百米。

此后每年泡泡玛特举办的展会上,都会有上千人提前在会场外面排队等候。甚至出现了黄牛高价炒票的现象,让人震惊不已。

对于痴迷的人来说,泡泡玛特的盲盒玩法让人上瘾,吸引他们不断掏钱买单。

与这些“疯了”的人形式鲜明对比的是,不玩潮流玩具、不抽盲盒的人总是在不断的质疑:

“买盲盒就是交智商税、就是一种赌博心理、定价太贵了,有钱人玩的。”

其实,泡泡玛特最大的争议点在于盲盒的玩法,所谓盲盒,顾名思义,消费者在打开之前并不知道是哪一款玩偶,有种惊喜与期待在里面。

泡泡玛特的盲盒有两种玩法:一种是普通款,一箱12盒,有12个不同的常规造型,每一款抽中的概率为1/144。而另一种则是隐藏款,隐藏款只有1个造型,每一款抽中的概率为1/720。

但泡泡玛特的成功仅仅只是盲盒概率带来的猎奇心理么,显然这并不是泡泡玛特成功的核心点。

王宁通过对“潮玩”用户的画像调研表明,消费者需要的是一个自我满足的精神层面的消费,就像儿时喜欢的高达,七龙珠,海贼王一样,是一种情感需求的具象化。

正如王宁所说:“买盲盒有时就像就像买冰淇淋,拆开的那瞬间感受到了快乐的多巴胺,这就是它存在的意义。”

虽然关于泡泡玛特的争议一直都在,但这种争议却让王宁对于未来的发展更加清醒。

王宁把泡泡玛特定义为中国最大的潮流玩具公司,关于未来,王宁更是有很多独到畅想。

也许泡泡玛特会拥有更多有价值的超级IP,也许泡泡玛特会像迪士尼一样的存在。

关于王宁以迪士尼为对标的想法,很多人可能会不相信,但如同最初无人问津的泡泡玛特一般,如今也站在了IPO的位置上。

关于未来,谁又说的准呢?

毕竟王宁也才33岁,我们依然期待着他的下一个十年。

原创文章,作者:seo君,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uobo123.com/288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