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盘总结47】十月份月份总结:生命、“我”与元宇宙(20211030)

一直对人工智能有兴趣,本月读两本这方面的书。一本是《生命3.0》(麦克斯?泰格马克),一本是《人类的终极命运:从旧石器时代到人工智能的未来》(乔治?扎卡达基斯),都值得推荐。


诺奖得主查德·道金斯的名著《自私的基因》虽然不是谈人工智能的,但是能让人对生命的理解更加深入。

结合这几本书的内容和自己的思考,聊一下对人工智能的看法。

(一)生命和智能

“生命”的生物学定义是:由核酸和蛋白质等物质组成的分子体系,它具有不断繁殖后代以及对外界产生反应的能力。

可见,生命的核心要素有:(1)能够进行自我复制;(2)能够根据外界环境做出反应,并做出自我调整。

地球上生命的出现,正是由于有一些大分子偶然有了复制能力更强的化学组成形式,因而在复制自身上具有了更多优势,抢占了更多的可以利用的资源,于是在众多的大分子中脱颖而出。

有些DNA甚至进化出了强大的“躯壳”来保护自己,以及促进自己更好的复制。这些“躯壳”能够适应复杂的环境,并根据环境调节自己的行为,以便更好的实现复制的目的。

【实盘总结47】十月份月份总结:生命、“我”与元宇宙(20211030)



公螳螂在完成交配后,为了有更多的营养传递给后代,甚至主动成为母螳螂的食物,它们的这种特点是写在DNA里的,因为只有具有这样勇于奉献的“躯壳”的DNA,才会在复制的竞争中取得优势。

基因常常鼓励“躯壳”们对自己的复制行为,很多人就沉迷于这种行为所带来的快感。

《生命3.0》中对生命给出了更广阔的定义:它是一个能保持自身的复杂性并进行复制的过程。复制的对象并不是原子组成的物质,而是能阐明原子是如何排列的信息,这种信息由比特组成。当一个细菌在复制自己的DNA时,它并不会创造出新的原子,而是将一些原子排列成与原始DNA相同的形态,以此来复制信息。我们可以将生命看作是一种自我复制的信息处理系统,它的信息软件决定了它的行为,又决定了其硬件的蓝图。

“智能”定义为完成复杂目标的能力。智能是可以独立于物理形态而存在的。我们把一部电影(或一段程序等)储存在硬盘中,实际上是改变了硬盘原有的原子排列,然而,我们实际上也可以把它储存在另一个硬盘、软盘、光盘或者其他介质中,还可以用无线电波、路由器已经光纤中的激光脉冲把它传递给远方的朋友。信息仿佛拥有自己的生命,而与它的物质形态没有任何关系。智能这样的无形之物可以体现在有形的物质形式之上。

如果你是未来的计算机游戏中的一个拥有意识的智能角色,那么你不可能知道自己栖身的系统是Windows系统的台式机,还是运行Mac OS的笔记本电脑或者是安卓系统的手机里,因为你是独立于物质层面而存在的。当然你也不可能知道自己栖身的处理器用的是什么类型的晶体管或芯片。

“智能”独立于物理层面而存在,它似乎拥有自己的生命,但是它不依赖于、也不会反应出物理层面的细节。因此,智能的出现不一定需要“血肉”或者“碳原子”

以数字形式存在的“生命”和“智能”是完全有可能存在的。

【实盘总结47】十月份月份总结:生命、“我”与元宇宙(20211030)

 

 

(二)“我”是谁?

最初听说有人想不清楚“我”是谁的时候,觉得他很傻。后来听说,其实大哲学家们往往都思考过这个问题。到现在,我自己也迷失在这个问题里。

我能看到日出、听到大海,感到温度,是眼睛、耳朵、皮肤等“器官”捕捉外界信号,通过化学反应以电信号的形式,传到我大脑的神经元里,经过神经元细胞的“运算”(本质也是化学反应)而“做到”的。

如果现在把我关到黑屋子里,没有日出、没有大海,但是给我的大脑通入了与“看到日出”、“听到大海”一样的电信号,那我的大脑将完全被欺骗,如果此时再输入“感到凉风习习”的电信号,我的大脑一定以为自己在海滩看日出。

如果事实并非我被关在黑屋子里,而是我的大脑已经被取出,放在一个可以输入模拟信号的培养皿中的,那这就是著名的“缸中之脑”问题了。

缸中之脑问题,并非科学问题,因为它根本不能证伪。只有能够做出预言、可以证伪的理论,才是科学理论。比如,根据牛顿力学的计算出了远处恒星的光线经过太阳时的偏角,这个偏角可以进行实验的验证,那么牛顿力学就是“科学”的,后来证明它给出的预言并不正确,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给出了符合实验的预言,那么广义相对论就是比牛顿力学更“准确”的理论。但是,正是由于其可证伪,牛顿力学才是“科学”的。因此,“上帝”并不是科学讨论的范畴。缸中之脑也不是。科学虽然不能讨论,我们仍然可以去选择信还是不信,这就是信仰问题了。

【实盘总结47】十月份月份总结:生命、“我”与元宇宙(20211030)


“不科学”和“不真实”是两回事。就像“上帝”一样,缸中之脑仍然给我们提供了理解世界的角度。

这些“感觉”的构成了“我”,而“我”作为一些信息储存在了碳原子、氧原子等构成的神经细胞中。如果人类的科技可以进步到读取出这些信息,并把它复制到电脑硬盘里,那我们就可以在芯片中获得永生,而自己却意识不到。

如果能力允许,那么在能力允许的情况下,我们会尽力让自己的亲人在去世前,把头脑中的信息拷贝出来,让他们在芯片里获得永生。为了让亲人们活的舒服、更真实,我们不仅让他们看到日出、听到大海,还让他们像“生前”一样,把自己的亲人装进电脑里。这样,一层“世界”外面,就还有一层“世界”,真有点佛家说的大千世界的意思了。

那么,我们有什么理由认为,自己不是生活在电脑里呢?

事实上,如果存在这样的一层一层的“世界”结构,在这理论上可以有无穷层世界的模型里,我们恰好处于最外层的概率就无限趋近于零!

也就是说,如果我们的科技可以发展到把意识储存在电脑里,那么我们自己几乎一定在电脑里。

那,人工智能能否具有意识呢?目前的机器人,即使具有一定的学习能力,但是与有自己的“意识”还有很大的距离。

人类也不过是按照一定顺序排列的原子,但是人类具有意识。原子按照什么样的顺序排列,就会具有意识?这是一个目前来说很艰难的问题。

我们甚至不能确定周围的人们是否具有意识。虽然他们与你聊天,与你交流,面部表情丰富,但是原则上我们不能区分他们是具有自主的意识,还是按照周围的环境而死板反应的机器人。

笛卡尔说“我思故我在”,我们不能确定别人是否有意识,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自己有意识的。

“意识”可能是进化的产物,我也倾向于认为,“意识”能像程序一样,独立于物理的肉体而存在。人的出生,是“肉体”对“灵魂”的装载,是肉体与灵魂的结合,不得不说,还是有一定的道理。


(三)元宇宙

“元宇宙”的概念渐渐火起来,甚至本周我的持仓Facebook更是把自己的名字改成Meta,以突出自己未来在该方向的努力。

接受了“我”不过是对一系列信号做出“自主反应”的“系统”以后,就不得不让我对元宇宙充满信心,甚至认为这是必然的。

人类喜欢烟草、酒精、性爱甚至毒品,说白了都是寻求一种能产生“美好”感觉的信号刺激,至于这种刺激来源于化学物质尼古丁、乙醇、荷尔蒙还是电信号,其实“我”不在乎,甚至无从分辨。在“电信号”主宰的虚拟世界追寻快乐的刺激,拥有“另一个世界”,几乎是必然的取向。

我虽然没有亲自体验过VR,但是看过相关的视频,那种身临其境的感觉还是很震撼的。这种信息传递的形式,一定在将来具有一席之地。

比如,我们可以戴上头盔,选择在你家,或者我家,甚至其他地方,坐下来好好谈生意,而不必物理上通过“飞机”或“新能源汽车”把我们的“身体”带到同一个物理空间。“灵魂”或者“思想”才是真的“我”,“我”们的对话,实际上未必需要“身体”的参与。

当然,最终谁会在该领域取得成功,或者说会带来怎样的其他影响,都具有非常大的不确定性。但是,“元宇宙”本身,我是很笃定的看好。人类将在未来的一百年内,对客观世界的认识,达到前所未有的深度。

 

附:实盘记录


本月交易:

108日,卖出贵州茅台(5.33%)成交价1855元,长春高新(0.83%)成交价288.8元,所得资金用于买入Facebook4.66%),1029日买入陕西煤业(1.1%),成交价12.45元。

收益:2020612日公布实盘开始,净值为1,则2021930日净值为1.2222021年年内收益为-8.1%(均不含打新收益)。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小苇爸说

推荐阅读:

本文内容来源互联网或网友投稿,如果有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点击网站底部获取联系方式,本站第一时间处理,本文地址:https://www.luobo123.com/4235.html

(0)
上一篇 2021年10月30日 下午8:07
下一篇 2021年10月30日 下午8:07

相关推荐